在极昼穿越北极圈

苔原上的天空低矮清透,浓郁的蓝色好像天鹅绒毯盖在广袤的大地上。云朵一团一簇,像棉花糖一样低低浮着,仿佛伸手就能触到。四下里听不到一丁点儿的声音,只有微风轻轻拂过发丝。

一路上,我们遇到的每辆大卡车都十分威武。从前面看,鲜艳醒目的车身、明亮的前灯、四方的面庞,再加上两侧伸出的好像耳朵般的烟筒,俨然就是《变形金刚》里的擎天柱。“擎天柱”脚踩12只飞轮,跑起来气势磅礴,所过之处,无不沙石飞扬,尘土满天。一辆大卡车从我们旁边呼啸而过,沙石打得我们的小车“噼里啪啦”地响。好在我们提前减了速,要不然真有可能把车窗砸出洞来。从那之后,远远看见大卡车,我们就赶紧靠边停车,等它过去再继续赶路。
以四五十公里的时速行进了两个多小时,我们来到了北极圈。要不是我一直在留意,差一点就错过了。一个很小的路牌上,向右画着个箭头,上面写着“北极圈”。开进去一看,地上竖着一块大牌子,上面标着:北极圈,道尔顿公路,北纬66度33分。我有些不敢相信,我这就进了北极了?怎么好像跟想象的不太一样?怎么周围的树这么多这么绿?有的人还穿着短袖,这真的是北极吗?
傍晚,到了道尔顿公路中部的寇德福特,我向当地人琳达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她笑了,说:“你这些问题我都听了几百遍了,基本上来这里的每个游客都这样问我。”经她介绍,我大致了解了北极人民的生活。
在寇德福特,每年6月21日至7月13日都是极昼,太阳每晚只降到天边。12月5日至1月8日是极夜,整整33天不见阳光。12月4日的时候,北极人民都会出来看日落,因为这之后就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它了。1月9日之后,又会慢慢亮起来了。随着越来越多的阳光洒下,冰封的世界开始慢慢融化。最早融化的一般是道尔顿公路两侧,车辆带起的尘土落在雪上,增进了冰雪融化的速度。春天来临时,树开始变绿,草开始生长,冬眠的动物醒来,候鸟也渐渐回归。夏天到来时,温度慢慢升到十几度,花开了,游客也来了。生活繁忙起来,很多事情都需要趁着天气暖和、光线充足时候抓紧完成。
晚上,我们在营地搭好帐篷,在北极的天幕下,美美地睡了一觉。直到第二天一早,被温暖的太阳晒到出汗,才悠悠醒来继续上路。
一路上,除去郁郁葱葱的针叶林,一直有位身形修长的“朋友”与我们作伴,那就是阿拉斯加输油管道。它全长1480公里,一半埋在地下,一半由H型支架撑起,蜿蜒在大地上。油管的管壁有3英寸厚,据说就算发生火灾也完全不怕。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危险,工作人员还是每隔一阵子就会修剪油管附近的林木,以防有火灾发生。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0-21 18:27: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