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极昼穿越北极圈

苔原上的天空低矮清透,浓郁的蓝色好像天鹅绒毯盖在广袤的大地上。云朵一团一簇,像棉花糖一样低低浮着,仿佛伸手就能触到。四下里听不到一丁点儿的声音,只有微风轻轻拂过发丝。

琳达告诉我们,她小的时候,好多人都反对建输油管道,认为这么大的工程是天方夜谭。但是现在看看,很庆幸有这样一个工程,不然这些石油只能深藏于海里,无法被利用,也不可能给当地提供这么多工作岗位。
车子跑着跑着,突然,仿佛到了临界点,树全都消失了——这就是所谓的“树带边界”。从这里,我们正式进入了阿拉斯加“北极之门国家公园保护区”。公路两边不再有林木,取而代之的,是一望无际的苔原。
从这里往北,每年暖和的天数不够树木发生光合作用。能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植物,必须拥有缩减能耗的技能。生产和维持大型木质细胞和树干,对于苔原上的植物来说,实在是一种无法负担的奢侈。
苔原广阔无边,颜色丰富。先是以土黄色铺满地表,然后在上面辅以绿色的低矮灌木,比如高山蓝莓、极地柳。前者是棕熊特别喜爱的美食,后者则被麋鹿和北美驯鹿深深热爱着。灌木丛很矮,只到小腿肚。点缀其中的,是大片大片的极地矮桦。它们给苔原染上三文鱼肉般的粉色,甚至鲜艳浓烈的大红。苔原上的天空低矮清透,浓郁的蓝色好像天鹅绒毯盖在广袤的大地上。云朵一团一簇,像棉花糖一样低低浮着,仿佛伸手就能触到。四下里听不到一丁点儿的声音,只有微风轻轻拂过发丝,就连那些大卡车,也要十多分钟才能看到一辆。苔原,是这里的绝对主人。
阿拉斯加棕熊,则是这片苔原上的资深居民。它们的食物,从河里的鱼,到地下的地鼠,再到灌木丛中的蓝莓果实、植物根系,运气好时,还有麋鹿、驯鹿的幼仔。整个夏天,棕熊只有一个任务,就是吃!它们要在寒冷的冬天来临之前,尽可能地给自己增添脂肪,以便顺利通过冬眠的考验。
在路边,我们看到一只棕熊闷头在地上刨啊刨啊啃啊啃啊,完全不搭理公路上发出巨大声响的过往车辆。它离我们是那样的近,离公路只有二三十米。我们紧遵“看熊须知”要求的“与熊保持至少275米的距离”,静静地坐在车里欣赏它。我们给它拍了各种照片,还录了一段视频。这期间,它连一个正脸都没赏给我们。
苔原上常见的动物还有北美驯鹿。它们全身灰色的毛皮,经常几只一群,在苔原上觅食。公鹿头上有两只高耸的大角,很好辨认。鹿群不怎么怕人,把车子轻轻停在路边,就能近距离观察它们。阿拉斯加总共约有95万只北美驯鹿,这个数量在猎人和食肉动物的共同努力下被很好地控制着。当地人经常食用它们的肉,并把毛皮做成温暖的大衣。每年约有20000只北美驯鹿被猎杀。经常能看到当地的猎人手持猎枪埋伏在苔原上。有时,刚遇到猎人,翻过一座山就看到了鹿群,真是为小鹿们感到难过啊。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0-21 18:25: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