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极昼穿越北极圈

苔原上的天空低矮清透,浓郁的蓝色好像天鹅绒毯盖在广袤的大地上。云朵一团一簇,像棉花糖一样低低浮着,仿佛伸手就能触到。四下里听不到一丁点儿的声音,只有微风轻轻拂过发丝。


车子开着开着,突然间,路中间跑过一团小小的东西,幸亏我们及时打了方向盘。回头细看,是只肥嘟嘟的小地鼠,淡定地“站”在路边,四处张望。它的同伴则静静地立在公路中央,我们的车子从离它不到半米的地方小心翼翼地通过,它也毫不理会。
开了9个多小时的车后,我们终于到达了道尔顿公路的终点——戴德霍斯。戴德霍斯在英语里是“死马”的意思。关于这个名字的由来,可谓众说纷纭,其中最主流的说法是:当年建设这里的机场时,有个沙石运输公司叫“死马运输”。慢慢地,机场就被称为了“死马机场”。再然后,整个地区都成了“死马”。
这是一个24小时运行的石油基地,所有人都为油田工作,或从事相关服务业。这里没有砖房,由集装箱材料搭成的一个个超大型集装箱,就是常见的房子,有的只有一层,有的有好几层。旅馆、餐厅,都在这样的“箱子”里。
由于只住一个晚上,我们挑选了不包餐饮的简易旅店。房间在一楼,只有两张床、两个带锁的柜子和钉在墙上的半张桌子,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旅店里贴着:“保持安静!夜间工作者白天在此睡觉。”
晚上11点多,太阳才落山。室外温度只有2摄氏度,屋里却十分暖和。我们在简易床上沉沉睡去。外面,太阳依然挂在天边,明如白昼。 (本文首发刊载于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总第723期)
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原标题:在极昼穿越北极圈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0-21 18:25:53